早上和同事們談到「臺北人」的話題,在臺北這個資訊、文化、交通皆溢滿的都會。

雖然嘉義少了這些便捷與特權,但來臺北後總體認從小身長在嘉義,是多幸福的事情。

更何況,我十八歲之前的年歲都獻身給嘉義,那份情感即使沒有成為信仰,要割捨它畢竟有一種說不出的遺憾。

我們的兩個小孩的成長環境注定要遠離嘉義,但一有機會我會帶他們回嘉義。

我是土生土長的嘉義人,而他們是台北出生的嘉義人。

 

我剛來臺北讀書時,曾有同學問我說:為什麼你那麼喜歡嘉義?

對於這個問題,我不能很矯情的說:因為我是嘉義人,人不親土親……云云等這種論調。

人總是在離開的時候才會反思,情緒的掙扎與思念也是因為第一次離開嘉義北上求學時最為激烈。

因為,喜歡故鄉的心情牽涉到的,是一種生活習慣和思考態度。

對嘉義,總有一份外人無法理解的思念與愛憐啊。

c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