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政府先說要將嘉義的故宮南院轉變成為花卉博物館......郭冠英先說他不是范蘭欽,兩造最後都做了「修正」。

故宮南院變成地方型的花卉館的消息一曝光,經過嘉義人強烈抗議後,政府馬上改變說法,說是原本就計畫「一加一」,也就是「故宮南院+花卉館」。

政府實在敢做不敢當!

因為行政院院會二月二十七日曾志朗表示院會決議,將故宮南院變成花卉博物館。 

黑紙白字的事情,現在看到嘉義人群起抗議,馬上更弦易轍的說:政院原本就是「故宮南院+花卉館」的構想。

構想?夠了。

那嘉義人是在抗議辛酸的?

聽說之前連故宮南院的經費都有問題,怎還會另外增加經費蓋花卉博物館?

前天馬總統親上火線,說原本故宮南院的計畫不變外,還會另外規劃一區花博館。

這政策如果沒變的話,對嘉義人而言,花卉博物館確實增加故宮南院的附加價值,不失為好事一椿,不過只希望政府別又走回頭路:政策一變再變。

不是我在說,部分政策政府總先拋出風向球,然後再隨民意夕令改,這樣的政策擬定儼然已經成為常態,這種例子繁不及備載(見下),故宮南院一事也是如此。

不管什麼政黨取得執政權,國家機器總是被動,我們不能期待大有為的政府,「自救」絕對比等待「他救」重要。

郭冠英(郭才子?范蘭欽?)之前謗台的言論,不也是追根究底的網民一則則找出舊文從中比對嗎?

如果沒有媒體、網友們的持續關注,新聞生命週期大概都只維持個幾天就被後續的新聞掩蓋。

天賦人權不只有投票展現民主,投票選舉至少需要幾個月(甚至幾年)的等待,在選舉前的空窗期如果遇到國家機器螺絲過鬆(或過緊),那集結眾人的力量、舉牌抗議(給政府壓力)似乎是最有效的發聲自救管道。

當然,時間點如果越逼近選舉,那政府反應的速度絕對更即時迅速。

如果郭冠英這種言論發生在總統大選前一個月,早就免職了,怎有可能拖二十幾天。

自稱高級外省人、稱台灣鬼島、稱台灣人臺巴子......這不是藍綠問題,有人說他是「正藍」,我覺得他的言論簡直就是「正紅」嘛。

人說「相由心聲」,不只是他的言論,郭冠英事後返台的態度也令人不敢恭維,看他回台的高傲獗詞貌,被藍、綠「有共識的」圍剿並不令人訝異。

 

郭冠英事件的延燒,是網民集結力量抗議直接給新聞局不小壓力,今下午郭冠英終於免職;嘉義人發出抗議的聲音,馬政府不僅保留故宮南院,還附加了花卉博物館。

如果在台灣的住民容許對外宣傳的駐外單位公務員有「台灣是鬼島」的言論,那我們被稱之「鬼民」也是「嘟嘟好」而已。

如果嘉義人不當一回事,那故宮南院恐怕直接胎死腹中,直接成為故宮「遺址」。

 

還是把主題拉回嘉義故宮南院的爭議。

五、六十年來,嘉義永遠是選舉被操弄成「民主聖地」,但選後被管哪一政黨當選,總被打成「文化沙漠」的原形。

我不清楚什麼原因,嘉義在政壇的重要人物為什麼擔任重要位置後,沒能讓嘉義有改頭換面的機會?

從許世賢子女延續所謂黨外香火,蕭萬長、張俊雄都是出生嘉義的行政院長,而且蕭萬長現在還是現任的副總統,到底他們為嘉義爭取到什麼重大建設?

不管哪一黨執政當官後,嘉義的剩餘價值就只剩下「在中央噴水池選前一夜」的叫陣式嘉年華。

嘉義中央噴水池07

(選前一夜的特殊場合~攝於嘉義中央噴水池)

嘉義文化開發始終停滯、嘉義人口逐步老化也是事實,被操弄的嘉義人情感,難道永遠只停留在「民主聖地」這樣的自瀆氛圍?

自瀆了五、六十年,已經疲軟?

還是我們已經習慣玩一夜情,只有「選前一夜」那晚硬的起來?

或許嘉義在政治上有歷史上的黨外性格與自主性格,但在文化資源的挹注上,中央政府始終是南北不均。

長期處於權力邊緣的嘉義,文化資源毋寧是較為淡薄的,這次故宮南院的更迭事件讓我們看到「嘉義人的聲音」終於出現在主流的媒體與報紙。

從故宮南院的新聞事件中觀察,嘉義人更應該掌握自己的文化資源發言權,別因為新聞事件過後而遺忘原本該鎮守的文化堅持。

身為嘉義人,請鄉親繼續堅持!

 

◎ 有時間也可看:【觀點】從周星馳看一顆300億元的空包彈:教育券
 
 
原文出處:http://blog.xuite.net/xalekd/940109/22953014
原始格子:佑佑皮皮.home

cxale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